2016博物館盤點之文創篇

2016-12-28  作者: D-ninth 來源: 弘博網

近兩年的博物館文創瞬息萬變,我們還沒從去年《博物館條例》為文創正名的喜悅中抽離出來,2016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文創送來了更豐厚的禮物,政策出臺之迅猛,始料未及。如果說文創是今年博物館的年度熱詞,那政策就是文創海洋上的燈塔,博物館都望著它,卻不知如何到達。

現在讓我們一起回顧一下博物館文創的2016。盤點如有遺漏,歡迎留言討論。

政策來得太快,就像龍卷風

圖片描述

就在去年三月前,文創還是博物館“見不得光的私生子”。一年多的時間,風云變幻,國家政策如此青睞,尤其是博物館直接管理機構國家文物局,感覺是缺啥給啥。雖然部分政策的真正落實,需要博物館的相關管理系統(比如管錢的財政部)同時“發話”,但畢竟國家文物局已經松口了。

正因為如此,文創成了很多博物館(之前沒有發展文創)計劃培養的新寵兒。從國家文物局公布的92家試點單位(你家博物館成為試點單位了么?)就能看出,一些博物館根本不曾在文創大軍里露面,甚至都不正常開館,比如中國警察博物館(請注意中國二字),都“努力”進入了試點名單。

展會越來越多,卻方向難尋

正如單院長為故宮代言一樣,不知不覺,文創產品似乎也成了博物館的代言人。一年中,不參加幾個像樣的展會不好意思說自己博物館有文創。于是,2016,博物館不在展會現場,就在去參展的路上……

2016年,博物館參加的展會:

圖片描述

8個月,11場展會(或聯展),展會上能頻繁見到博物館身影,但那些去參展的博物館人應該很累,只是總有些不得不去的理由……

在博物館文創組團參展文博會興起之初,私以為,是件好事兒。博物館文創能夠作為文化產品的一份子出現在行業里,也讓文化產業其他分支類的大佬兄弟們認識博物館文創這位小兄弟,讓公眾認識博物館,了解博物館文創,也讓博物館文創去接受市場的檢驗。但僅僅兩年時間,展會之多,意料之外。在親自參與一次大規模展會之后,一些業內人士開始反思:

博物館博覽會儼然成了小商品(博物館文創產品)展銷市場,展會期間營業額會有多少,不可得知,但必然難以覆蓋參展人員、展臺搭建及展位等成本,何況一些博物館的特裝展位。幾天展會之后,再豪華的裝飾也都成為廢棄品。十幾萬的廢棄品,可都是納稅人的錢哪。我在某文博會上竟然看到有賣女式絲襪、羽絨服、手工皂、皮具等等,這樣的展會,意義在哪兒?……

是的,博物館文創,應社會效益優先,兼顧經濟效益, 但是否有必要以高昂的成本去博取甚微的社會效益?筆者想起了多次展會上總是一樣的故宮博物院和浙江省博物館,他們選用了可重復利用的搭建展臺法,雖然看似亙古不變,但并不影響宣傳效果,甚至有益。

當然,并非所有展會都不應該參與,同質展會有所舍取。博物館文創已經過了追逐所有展會的時代,至少,那些耳熟能詳的大館文創不需要了。此時路在何方,有人建議,博物館文創組團參加專業性行業展會是否會更好些?

今年9月20日,在“博博會”剛剛結束之時,2016 "Paper World China" 中國國際文具及辦公用品展會預展在上海開始,有余力的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敦煌研究院、魯迅博物館等十余家博物館以其對應產品參展,據悉,2017年1月將共赴德國法蘭克福參展。 專題性展會在提升博物館該類文創產品品質、及行業宣傳方面,會有積極作用。

文創大賽,請賜予我優秀作品吧

創意與設計是博物館文創的靈魂,但大多數博物館缺乏文創靈魂的掌舵者,加上,人多力量大是老祖宗傳下來的真理,文創設計大賽成了博物館尋覓文創佳作的重要方式。

據不完全統計,2016年,國內至少有7家國家級、省級博物館舉辦或參與了文創大賽。其中,湖南省博物館和廣西壯族自治區博物館(以下簡稱“廣西博物館”)文創大賽是省文化創意大賽的重要組成部分,上海博物館、陜西歷史博物館、首都博物館、南京博物院、云南省博物館都單獨或聯合社會企業舉辦了專屬于自己的文創大賽。

對參與者來說,選取博物館文化元素進行創意設計容易,但是成果難以脫離表皮式和骨架式的設計,元素的內在轉化更是少之又少。參與者只懂設計不懂藏品文化元素及其內涵是當前文創大賽的一大弊端。因此,藏品研究對于文創研發及其重要,這是科研利用的另一種形式,廣西博物館館長吳偉峰就有此習慣,他偶爾會把自己的學術研究進行相關的文創研發。

圖片描述
上博文創大賽二等獎獲獎作品——寒香幽鳥圖·口金包。設計者抓住禽鳥成對的特點,將其設計為包金口,與包身所繪的梅枝相互呼應,創意還是不錯的。

在今年的文創大賽中,博物館也特別注意向參與者傳播藏品信息,比如,首都博物館邀請大賽參與者去首博觀摩部分藏品,并請相關專家進行講解,廣西博物館走進高校解讀文化創意,湖南省博物館文化創意研究中心主任李曉沙與各界大咖現場聊文創。

目前,上海博物館、廣西博物館、云南省博物館的結果已揭曉,其余三家還在期待中。曾經有博物館文創負責人說過,文創設計大賽很多時候只是形式,參與者多為學生,他們不了解生產和市場,所以美好的設計難以變現的情況時有發生,希望這種情況越來越少,湖南省文創大賽在重金之下(創•造•生活,三十萬大獎花落誰家?)找到勇夫。

無意中翻到一企業參加某博物館文創大賽的拉票頁面,但是作品慘不忍睹……想說,文創大賽是否該有個硬性評判標準,達不到標準,即使空缺,能否別讓復制粘貼式文創在當前形勢下,來傷害我們的情感,太對不起今年國家政策的青睞!

培訓班涌現,更多人需要學習

文創從曾經的名不正言不順,到只有部分國家級博物館在自行探索;從去年《博物館條例》為它正名,到今年國家政策為其開路,越來越多博物館開始關注博物館文創,并希望搭乘這趟“順風車”。因此,今年,以文創為主題的面向全國的培訓班就有四次,還有個別省、自治區開始自行組織文創培訓學習。

英國國際博物館學院的培訓項目外,國內文創培訓班的學員呈現出明顯的二三級甚至不曾定級的博物館人員趨勢,這也從側面說明,今年國家政策的輻射力和影響力。但培訓班不可能讓你一下學有所成,對更多小館學員來說,培訓班是進行文創“通識教育”的地方。

圖片描述

畢竟,文創是什么,在當前環境下,認知越來越多元化。如何發展文創,更多人認同授權之路,但在走上正常的“授權之路”前,還是要經過漫長的摸索,不可能跨過文創發展的“初級階段”。千萬莫要急功近利,有人在探路!

IP熱時代,跨界成趨勢

有人說今年是IP元年,一下子,IP成了眾人眼中的香餑餑,博物館文創也不例外,今年尤其多 IP+跨界的營銷案例,只是未來幾何,還未兌現。

1.國博聯手阿里打造“文創中國”IP平臺

有感于“國博天貓”產品供應不足、設計和投資等瓶頸,國博試水“互聯網+博物館”的方式,主動牽手阿里巴巴搭建“文創中國”線上平臺,并與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管理委員會簽約戰略合作協議,共同啟動“文創中國”中國大區運營中心等項目,為“文創中國”線上平臺提供全方位線下保障體系,讓博物館、企業與設計師都有機會參與其中,以促進中國博物館文創產業的整體發展。 “文創中國”是一個涵蓋設計、生產、運營、全球銷售的全生態文化創意、經濟與傳播的綜合性平臺。

據悉,當前湖南省博物館、南京博物院、陜西歷史博物館等博物館加入了“文創中國”的文創模式,但當前還無更多結果。

2.故宮攜手騰訊 強化超級文化IP

7月6日,故宮博物院與騰訊合作的消息刷爆了朋友圈。這是故宮又一次與互聯網公司親密接觸。故宮博物院將開放一系列經典IP,與“NEXT IDEA騰訊創新大賽”的兩項賽事“表情設計”和“游戲創意”展開合作。作為騰訊與故宮長期合作的第一年,故宮此次開放的IP包括經典藏品《雍親王題書堂深居圖屏》(又稱胤禛十二美人圖)、《韓熙載夜宴圖》(局部)、《海錯圖》(節選)、明朝皇帝畫像,以及故宮數字文創《皇帝的一天》APP、《故宮大冒險》動態漫畫中的卡通形象等。

在2017年到來之際,故宮博物院首次授權招商銀行,推出純金鈔形珍藏冊。珍藏冊選擇備受康雍干三代皇帝榮寵被稱為“乾隆御用畫師第一人”的宮廷畫師郎世寧的名畫《錦春圖》。

3.博物館IP+電商 文創的跨界營銷

6月27-29日,蘇州博物館與聚劃算合作,推出“型走的歷史”主題活動,該活動聯合三家服裝品牌,從蘇州博物館的建筑、藏品以及教育成果中提煉元素進行設計,融合古典美學與現代時尚,推出獨具蘇州博物館特色的系列服飾24款,其中10款在聚劃算首發。

72小時內,淘寶分別以“文藝女裝博物館篇”、“把博物館穿上身,美翻了”、“當女裝遇上博物館,美翻了”為標題,在淘寶電腦端首頁及手機端首頁進行主題推廣。這些“充滿文化情調”的T恤和連衣裙,引發6萬多文藝青年熱搶。活動期間,蘇州博物館的文創產品也再次吸引了眾多的目光,淘寶官方網店三天點擊量超過80萬,并完成了2000多單的訂單,多款文創產品線上售空。

4.博物館文創 借力品牌

4月19日,上海博物館與CC卡美珠寶公司合作,從上博文物中提取了46件文物元素,擬定初步設想,經雙方評定,確定12類首飾系列,涵蓋上博的青銅、陶瓷、繪畫、工藝等文物藏品。450款首飾,有K金、寶石、合金、琺瑯不同材質和價位。據上博文創部工作人員說,此系列產品的價格與該品牌的其他產品是同等的定價方式,沒有增加文化的消費價值。

7月16日,恭王府博物館與國內動漫品牌“阿貍”宣布相互文化授權,共同向社會發布8個品類共27種“恭王府·阿貍”文創產品。新推出的文創產品圍繞恭王府最知名的“福”文化品牌,受眾主要是青少年群體,包含玩具、飾品、文具等。據悉,這不是恭王府第一次進行品牌營銷,早在2015年,恭王府就邀請國內知名男星李晨,為“福氣包”代言,是較早利用社會營銷方式的博物館。

5.“外人”眼中的“中國優秀文創IP機構”

2016年5月,中國文化傳媒集團和中央財經大學依據上一年IP創意產業經濟的活躍度,聯合推出《中國文創IP經濟年度報告》,其中中國優秀文創IP文博機構為:

故宮博物院

中國國家博物館

國家游泳中心(水立方)

上海博物館

內蒙古博物院

不認可也一笑而過吧。

什么是優秀的文創IP機構?私以為,當前文博界的IP王分兩類,一類如故宮博物院和國家博物館,他們是天生的“官二代”和“富二代”,外界認可的是他們的國家形象和知名品牌,企業對他們尤其執著地追求。然而,在公眾眼中,還是產品說了算。另一類是靠博物館的品牌形象塑造的IP。博物館品牌形象不以藏品論高下,更指其呈現在公眾眼前的社會形象及代表的社會價值。這和社會對知名品牌的認可一樣,一般來說,品牌代表著品質,意味著身份,是自己的社會代言,比如上海博物館文創。有人說去上博多次,也關注他們的文創產品,但并沒有發現眾人認可的上博文創有創意或設計獨特,這是為何?

或許有人給出了答案,文創不是獨木一林,上博文創不只有產品,還有上博自身和其所在城市及觀眾。上海作為國內最國際化的城市之一,市民整體素質較高,外國友人多,因上博本身藏品優勢,加上其展覽也屬優質作品。對文創而言,上博的潛在消費者比較多,所以上博文創是“天時地利人和”的杰作。這樣的博物館并不止一家,相信公眾對蘇州博物館的認可,也是如此,當然其產品真得不錯。

所以,想要做優秀的文博IP機構,不能僅僅文創獨自發力,博物館的社會形象、品牌價值也很重要。

博物館文創如何進行有效授權

從“文創”名不正言不順,一些博物館還在努力做文創,到《博物館條例》為文創正名,到當前國家政策厚愛,不拓展文創似乎有點兒說不下去,可是該如何出發? 已經在文創路上的博物館,該如何繼續發力?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館長程武彥認為,授權是當前很適合博物館尤其是中小博物館的文創發展方式,這也是很多“文創前輩”的觀點。

假設文創就是狹義的產品,其產業鏈較長,涉及藏品研究、提取元素、設計、生產、銷售等,博物館因其整體管理體制,缺乏人才和資金,僅在文化資源和消費導流方面有所優勢,故而更多工作需要專業社會機構來分擔,即授權。但首先,博物館要有版權。

這真得是一個很復雜的問題。有一種說法認為,博物館有藏品有文化資源,但它只是委托保管機構,誰都可以利用這些元素進行設計生產,這時博物館是沒有版權的。當企業或個人想要利用博物館的品牌,增加自己產品的文化價值和文化屬性時,即在其產品標簽上注明博物館名稱,并名正言順地介紹,這是和某某博物館合作、依據其某件館藏設計生產的產品時,博物館才是有版權的,才需要博物館授權。比如和故宮博物院合作的很多企業,不在意一次合作自己是否能盈利,重在與之合作后企業品牌價值的提升。也有人認為,博物館的版權需要自己先去創造,比如陜西歷史博物館根據其館藏,創造了“摩登仰韶”品牌,這是他們可以用來授權的。

本月初,第二屆廣州國際文物博物館版權交易博覽會”在廣州進行,包括法國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北京魯迅博物館(北京新文化運動紀念館)、河南博物院等在內的近百家博物館參加展會。雖然此次規模不如上次,但貌似效果不錯。據金羊網報道,此次版交會文物博物館的版權交易和品牌授權專項推介交易達成合作意向、簽訂合作意向書的單位達到100家,銷售貿易總額5億元,意向合同額達200億。看著如此傲人的成績,怎么感覺一下看到了博物館文創的光明未來了呢?同期,“文創運營管理暨版權授權培訓班”開班授課,但似乎沒解決授權問題。

(關于博物館的版權、文創授權,歡迎大家投稿分享自己的想法)

博物館文創產品是什么

當眾人把目光集中在如何發展博物館文創(產品)時,有人提出了博物館文創應該不只是琳瑯滿目的商品觀點。南京博物院院長龔良認為,博物館的文化創意產品是博物館的所有創造性勞動, 展覽、特色教育活動和商品應該都包含在內。所以文創產品的形式應該是多種多樣的,博物館自行或合作開發的游戲也是文化創意產品。對此,你怎么看?

2017,博物館文創的發展,任重而道遠……

資訊排行
第244期
當“博物館之夜”觸碰職業倫理,博物館應如何應對
近日,在微博上#與千年古尸同眠#這一話題引發熱議,博物館如何把握宣傳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館使命的同時尊重人的倫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館如何與“納涼族”和平相處
博物館出現“納涼族”,是疏還是堵?博物館用怎樣的態度又該與之相處?
2019-08-26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今晚生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