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專委會張鵬:我讀《博物館條例》中的“應當”“鼓勵”“可以”“不得”

2016-06-16  作者: 康文偉 來源: 弘博網

《博物館條例》(以下簡稱《條例》)出臺以來,各方從不同角度都做了很多解讀,一線工作的博物館人是如何看待《條例》的?博物館文創從業者又會怎樣看待《條例》關于文創產品的相關規定呢?本期弘博網采訪了中國博物館協會文創產品專業委員會常務副秘書長、首都博物館文化產業部主任張鵬,請他談談對《條例》的理解 。

《條例》中的“應當”“鼓勵”“可以”“不得”

記者:作為一個博物館人,您是怎樣解讀《博物館條例》的?

張鵬:新《條例》中有幾個詞是要特別注意的,分別是:“應當”、“鼓勵”、“不得”、“可以”,用詞不一樣,意義也是不一樣的。“應當”有三十多處,這是博物館必須要做的;“不得”是紅線、底線,是不許做的;“鼓勵”和“可以”是具有選擇性的,意思上相近,但還是有一些區別。

我是具體做博物館文創工作的,所以重點看了看條例中涉及到文創工作的條款,“國家鼓勵博物館挖掘藏品內涵,與文化創意、旅游等產業相結合,開發衍生品,增強博物館發展能力”這是條例中唯一涉及到有關博物館文創工作的條款。這條的用詞是“鼓勵”。整個條款中一共有5處是鼓勵,其他4條分別為:博物館免費開放、利用名人故居作為博物館館舍、利用社會力量設立博物館、設立公益性基金為博物館提供經費。

鼓勵要挖掘藏品內涵,這就明確了博物館搞文創應提供的文化含量;與“文化創意”或“旅游”等產業相結合是指博物館發展文創的具體形式,要借助跟文化創意、旅游產業的合作這種形式來發展博物館的文化創意,現階段中博物館是不能辦公司,所以在博物館文創建設方面應該社會化,要借助社會的力量發展博物館文創。

《條例》為什么要鼓勵博物館開展商業經營活動?

記:總體來說,現在經濟形勢是下行的趨勢,資金也不是那么充裕,我們可不可以從《條例》中解讀出這樣一種理解:財政可能沒那么多錢投入到博物館來,所以鼓勵博物館有經營性活動,像國外博物館那樣去經營?

張:我倒沒有解讀出這個問題來,因為國家財政的支持程度是一方面,再一方面博物館有資源,原來是沒有做好,我想博物館發展文創的根本目的也不是要掙錢,而是要讓文化活起來,是加大文化的宣傳和推廣。當然,遇到國家財政不充裕,也會要求多方面籌集資金,所以經營性活動也是多渠道籌集資金的一種方式。我沒完全解讀出跟財政的關系。我還有一個看法是,不管財政支不支持,博物館都應當做好。博物館對文物的保護和利用是長期以來一直強調的,但長期是重保護、輕利用的狀況,這個條例可以跟前段時間的“讓文物’活’起來”相結合,都是挖掘文物內涵,做衍生品,是讓文物“活”起來的一種方式。展覽能“活”,文創也一樣,這是跟老百姓關系更密切、更接地氣的方式。

短期內《條例》并不會有太大影響

記:《條例》中哪些規定讓您印象最深刻,或者說是觸動最大的呢?

張:首先就是把文創產品放在《條例》里,這是一個突破;另外就是告訴一種方法,跟社會力量相結合,這也是比較新的。我還沒找到原來老版的規定,我覺得研究這個《條例》應該找老版的,做個比較,我現在不好肯定哪些是最新的,哪些是原有的,原有的怎么描述,新的怎么描述,都要結合起來看。

再一點感觸就是用詞,文創是“鼓勵”,如果把“鼓勵”變成“應當”那就是一種更大的突破。剛才也提到了“鼓勵”的那幾點,這幾個都是比較新的項目。我是想看看國家是把文創這一塊兒跟哪些劃等號的,重視程度是不是一樣。把發展文創跟免費開放放在同等地位,都是“鼓勵”的內容,這對于文創已經是一種提高了,有人說新條例中例入了衍生產品這是博物館文創的春天來臨了,我倒要說如果把鼓勵發展博物館文創變為應當發展博物館文創那樣的春天才更加明媚。

記:以您一線博物館文創工作經驗來看,《條例》出臺以后,大小館在實際工作中會有什么變化呢?

張:總體來講,可能不會有太大突破。因為細則還沒有出臺,進一步政策還沒有,這是從大的、宏觀的方面做出了規定,還有很多細節需要規定。關鍵還是要取決于各個博物館的領導們的如何對條例的解讀和認識。

文創專委會的下一步工作安排

記:隨著《條例》的出臺、實施,博協的文創專委會在今年有什么安排呢?

張:博物館文創發展遇到了諸多的瓶頸,其中一個就是缺少銷售平臺,只能在館里的商店銷售,難以走出博物館,各別館雖有網上商店,但多數情況并不好,基本處于停滯狀態。所以我們今年有一個工作就是要建起一個統一管理下的博物館文創產品的銷售網站,這也是前段時間幾家博物館就此進行了研討,達成的一個基本共識,覺得有必要做這個網站,我們現在在尋找合作方。但專委會會員情況不太相同,肯定是有的愿意,有的在觀望,我充分理解各館。專委會不是行政部門,我也學《條例》中的一個詞,就是“鼓勵”各館來加入這個網站。

我們傾向于借助現有的平臺來先做出這樣一個銷售網站,做的過程中做得好才能吸引更多博物館來參加。另一方面我們也在考慮文創企業,尤其是那些讓那些給博物館做文創設計開發的企業要進來。我們要委托專業的電商團隊來做這個事兒。網站經營有自己的特點,比如24小時值守、回復要快、不能有差評等等,博物館沒有這樣的條件做。

這個我預計今年內要成形,但要看工作情況,這其中涉及很多細節,我們需要跟各博物館的溝通,看各館情況。

記:《條例》里說博物館可以有文化經營活動,博物館要跟下屬的公司脫鉤,一些獨立的第三方的文化企業怎么能跟博物館文創產品開發結合,這方面您有沒有什么建議?

張:博物館搞文創各項規章都不是很健全,其實不僅僅是博物館自己的企業,還是第三方的企業,所有的企業都可以跟博物館合作,只不過博物館要拿出跟企業合作的辦法。臺北故宮就搞得很好,授權,不管是什么形式的企業,只要符合條件要求就可以授權給你,就可以去開發,市場經營行為是由企業來做,博物館只通過提供資源產生一定的效益,銷售好壞的責任完全由企業承擔,這樣企業就會從創意上、產品質量上、銷售上想辦法,這是一種很好的結合。很多企業也在跟我們溝通,但溝通起來很難,因為我們沒有一種標準來衡量。實際上應該是不管什么樣的企業,只要符合我博物館的標準,就可以入圍。解決這個問題不是一個很難的事兒,但還是有體制和意識的束縛。通常認為的沒有好創意,沒有好產品,沒有資金、沒有人才,實際上都是“人”的問題,人的問題解決不了,我們什么都干不了。社會上有這么多企業,這么多熱心想做文化創意的企業,而且他們有創意、有雄厚的資金,但這是“鼓勵”做的事兒,可做可不做的事兒,基本沒有什么現成的模式。這個企業來了可能是這個辦法談,那個企業來了,可能是那個辦法談,談的角度、情況不一樣,這樣就難以持續性的把這個事兒做好。

記:我們文創專委會可不可以提這么一套規范出來,明確一下怎么跟企業合作,這種規范可能會對這個行業有巨大的促進作用。

張:文創專委會在今年的工作計劃中有這項,在關于出臺博物館文創工作行業標準的研討會中,一致同意出臺《博物館授權管理指導辦法》以及《博物館文化產品監制管理指導辦法》。我們是2月份開的會,年后就開始做,爭取今年就出臺這個辦法,出臺這個行業指導文件。很多企業現在愿意打上“博物館監制”的牌子,什么叫“博物館監制”,監制什么,怎么監制,這些還處于一個混亂狀態。不說各博物館間的標準,就是一個博物館自己可能也沒這么一個標準。為了規范這種情況,我們一直想出臺這么一個辦法,但確實很難,各博物館情況相差很大,想有共同標準確實很難。我們專委會給的只能做叫做指導性意見。

相關的博物館會來參與這個事兒,主要是我們專委會的秘書處,我們會調研目前國際上是怎么做的,目前國內各博物館是什么樣的辦法,綜合考慮,修正這樣一個草案,再到各博物館去征求意見,希望年內能出臺。

資訊排行
第244期
當“博物館之夜”觸碰職業倫理,博物館應如何應對
近日,在微博上#與千年古尸同眠#這一話題引發熱議,博物館如何把握宣傳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館使命的同時尊重人的倫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館如何與“納涼族”和平相處
博物館出現“納涼族”,是疏還是堵?博物館用怎樣的態度又該與之相處?
2019-08-26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今晚生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