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奮進中的中國博物館文創,向左走?向右走?

2015-12-11  作者: 小編001 來源: 弘博網

中國博協文創專委會的年會本月6號在廣州召開。小編很榮幸受專委會秘書處之邀,代表弘博網全程參與了年會,并從中切身感受到一股變革的力量在涌動。從年會上段勇司長、李金光副秘書長的致辭,多位館長的發言,以及博物館一線文創人的討論中可以看到,大家已經形成了一個共識,即體制的束縛、政策的缺位已經嚴重影響到了中國博物館文創事業的發展。

圖片描述

博物館條例帶來的改變

今年,博物館行業發生了一件載入行業史冊的大事,即2月份國務院頒布了“博物館條例”,其中第三十四條為博物館的文創工作正了名。“名正言順”帶來的影響是巨大的,我們從年會手冊2015年工作總結中一長串的活動項目名稱,很容易得出一個結論,文創專委會很活躍。

雖然條例對文創工作只是“鼓勵”,而非“應當”,所以有些博物館依然可以選擇不重視該工作,但請不要不關注。從年會名冊中,小編數了一下,參會名單的87人中有將近40位館級領導出席此次會議,足可以看出文創工作在博物館愈發受到重視,而在政策不明朗的前提下,館領導的支持對文創工作的開展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圖片描述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博物館文創人的思維是在不停碰撞的,用王朔的小說名來形容比較恰當: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他們既是博物館人,又是市場人,兼具二者的思維方式,同時在兩者不停轉換中尋求平衡,實屬不易。

博物館在中國的定位是公益一類事業單位(大多數公立博物館均在此列),這決定了博物館不能開展經營活動,而博物館文創工作卻最終需通過文創商品的銷售來完成,因此考核博物館文創人的重要指標之一應該有銷售業績,而不僅是開發了多少種文創產品。我們可以將博物館商店比作“最后一個展廳”,也可以將觀眾購買文創商品視作“把博物館帶回家”,但我們始終無法回避“營銷”這兩個字,至少博物館文創人無法回避。

既然無法回避,也無需避談“盈利”,博物館文創不管是因為歷史原因依舊在自主經營,還是遵循授權的機制為企業搭臺唱戲,都不會以虧損為目的去運營,只有盈利才能確保這項事業發展的可持續性。那么,讓一個公益性機構的人員去做盈利性的生意,他們將何去何從呢?

無論向左走,還是向右走,都要向前走

當我們在談論博物館文創發展的時候,總是會談到體制機制的影響。新出臺的博物館條例也缺乏跟進的政策細則,以幫助博物館文創發展確立方向。在這點上,誰也無法做出準確的預測,但小編在此次年會上帶去了一個自己的判斷。

在中國經濟發展換擋增速的調整時期,財政緊縮是否會影響到博物館的撥款,假如這種情況發生,那會給中國的博物館帶來一個變化,由公益一類轉變為公益二類事業單位,不再享受全額撥款的同時,獲得了在特定領域開展經營活動的自由,首先就會是離市場最近的博物館文創工作,政策將允許博物館設立公司直接經營文創,獲得的收益來彌補財政投入的不足,這是向左走。

向右走則是在現有的體制下,做好兩個明確,一是明確博物館文創工作的定位(一般意義上理解,定位在藏品文化元素的挖掘和授權),而且財政有針對性的資金來支撐這項工作的開展;二是明確博物館授權企業來進行文創產品的設計開發和銷售,從而明確企業在博物館文創工作中的市場主體定位。

小編在此呼吁,無論是向左還是向右走,政府都應該理順博物館文創工作的機制,建立起一套激勵制度,明確對博物館文創人的考核和獎勵。總之,我們始終要前行,行勝于言。

最后,小編想在此一并感謝文創專委會秘書處及本次年會承辦方廣東省博,他們為博物館文創人搭建了一個絕佳的交流平臺,在這里可以探討博物館文創的未來,可以發出博物館文創人集體的聲音,呼喚政策的早日到來。

資訊排行
第244期
當“博物館之夜”觸碰職業倫理,博物館應如何應對
近日,在微博上#與千年古尸同眠#這一話題引發熱議,博物館如何把握宣傳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館使命的同時尊重人的倫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館如何與“納涼族”和平相處
博物館出現“納涼族”,是疏還是堵?博物館用怎樣的態度又該與之相處?
2019-08-26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今晚生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