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放棄版權,而是與版權同行

2017-08-23  作者: 左賽男 來源: 美術報

印刷術的發展延伸出“Copyright”的概念,這個詞起始于15世紀,分開來講就是“復制,權力”,合起來就是版權。自人類意識到版權的重要性之后維權意識逐漸加強,特別是當下的數字化時代,信息、圖片、資料等傳播只需要一秒,也許就可以快速地從世界的這一頭發送到另一頭。于是人們定下規矩: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守規矩的人依舊守著這個規矩,例如十幾年前西南大學國畫系的仁兄,一大早在畫室里叫囂花了30塊買下來一張石濤的高清山水圖,瞪大雙眼恨不能貼在屏幕上把每個細節都玩賞一番,作為當時還是清貧的學子,這是他一個星期的口糧錢,但為了探求技法,為了追求藝術的精神,他認為是值得的,是必須為版權買單的。不守規矩的依舊從來不守規矩,某寶網站可以1塊錢拍下30G以上的千張高清圖片,版權所有者越是嚴防死守,卻如流沙般失于指縫,非正式地丟失掉版權歸屬,實是無奈得很。

其實,有版權的圖片可以劃分很多種類,有現代的繪畫、攝影、數碼平面設計、雕塑、器物,古代的書法繪畫、物件等等。而歸屬于公共博物館、公共美術館等機構的這類藝術收藏品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被觀看,藏品的圖片則是由博物館等機構制作成畫冊與各類文創產品進行售賣,除去政府支持與私人捐贈,此項收入一定程度上維持了機構的正常運營。現如今現實問題來了,時代的高速發展讓整個社會變成一個數字化的地球,印刷精美的沉重的畫冊并非大眾都能收藏與負擔,畫冊印刷精度再高也無法彌補在尺寸方面不能放大縮小觀看的短板,數字圖片光盤反而更受歡迎,于是更多的大眾消費聚集在了文創衍生品上,造成大量畫冊文集滯銷、銷售量下降的尷尬局面,文物藏品被觀看的形式已經變得多樣了,人們不僅于展覽廳、櫥窗前、畫冊上了解作品,更多地變成了無需出門的數字化模擬觀看體驗,像全景游覽形式或者VR(虛擬現實技術)。保守的公共藝術機構也許是時候做出順應時代的改變了。

事實上歸屬于公共博物館、公共美術館等機構的大部分藝術收藏品,早已過了作品版權年限的70年甚至上千年,個人認為博物館只是成為了代理監管者,文物藝術作品是全人類的財富,應該屬于公共領域。而在文化、商業、科研等用途方面,公共收藏領域的藝術作品版權限制應該被取消或者改變。當今,如何更好地實現博物館等公共機構的藏品版權資源共享,需要更多的思考,很多人也為此憂慮開放版權后的弊端,實質上并不是要放棄版權,而是與版權同行。

最早做出表率將人類文化遺產無償回饋社會,任憑任何人及單位享用其藏品的知識產權,引領信息時代的荷蘭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向公眾免費開放的高清圖片的data(僅需要說明用途是“收藏”、“再創作”或者“分享到Facebook等公眾平臺”之后輸入郵箱地址即可),然后是美國大都會博物館的CC0協議(雖然仍有一些圖片進行了黑白處理與版權保護但清晰度可圈可點),去年的北京故宮博物院也開發公布了《故宮展覽》的APP(可全景模擬觀展,所有展品及展覽環境、建筑都十分清晰,也有展品詳細簡介,只是沒有高清圖片下載)。現今又是臺北“故宮博物院”的低階Open Data(大多數圖片精度在72pdi,20MB左右的圖片精度仍不能達到印刷級別)。這幾個大型博物館的統一態度就是,只要對藝術文化感興趣的人,均可以下載館藏圖片資料,不限用途,不用付費,開放圖片只是進一步擴展它們的這項功能,這一共享舉措著實讓人拍手叫好。希望更多的博物館能夠放棄一己私利,具有前瞻性地順應世界發展的大趨勢,數字化的大時代下,公開藏品的高清圖像,并開放使用版權,無疑是一件利于與推動人類文化藝術發展向前進的重要里程碑。

資訊排行
第219期
“酒香也怕巷子深”:宣傳——讓博物館走進公眾的“館之重器”
2018年11月22日,“博物館傳播與營銷論壇暨弘博網通訊員大會”舉辦,圍繞博物館傳播與營銷這一議題展開沙龍討論。
2018-12-10
第218期
凱旋門博物館遭受“黃背心”襲擊,危機之中博物館如何保障安全?
法國“黃背心”(Yellow Vest)運動進入第三周,抗議活動已經轉化為反政府暴亂,一群身著黑衣黃背心的蒙面暴徒,沖進巴黎市中心凱旋門博物館實施打砸搶暴力行為。
2018-12-06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今晚生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