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如何與“納涼族”和平相處

2019-08-26 來源: 弘博網

每年的7、8兩個月,對許多博物館來說都會迎來客流高峰。據南京日報報道, 2018年南京全市博物館客流量的第一個峰值就出現在7月份,單月接待觀眾數量突破了390萬人次。在這之中,除了利用假期學習、充電的學生群體之外,來博物館休閑放松的“納涼族”也占有很大的比重。

與許多抱有明確學習目的的觀眾不同,博物館當中的納涼群體并沒有很強的參觀目的性,更多的只是希望躲避炎熱、休閑放松。但是,在這個過程中與之相伴的不文明現象也偶有發生。面對這些現象,作為公共文化機構的博物館是否要將“納涼族”拒之門外?面對這一群體,博物館又應該以怎樣的態度與之相處?

走進博物館的“納涼族”

每到夏季,除了宅在家中享受“空調wifi西瓜”的愜意生活之外,許多環境好、空調足的室內場所也能吸引人們的關注,成為納涼好去處。同以往選擇去商場、電影院等消費場所不同,近年到博物館“文化納涼”成了時下許多人的夏季出行新選擇。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現象,首先與博物館近十年來推行免費開放有密切關系。截止到2018年,我國博物館數量超過5000家,其中免費開放博物館達到總數的87.97%。觀眾不需要投入太高的成本,就可以享受到優質的公共資源。尤其是在夏季,許多博物館不收取門票,又配套提供空調、無限網絡、休息區等供觀眾免費使用,因此吸引了許多市民走進博物館納涼。

與此同時,同免費開放政策的推行相伴,作為文化中樞的博物館也在以更積極的態度融入社會,借助愈發多元的傳播方式不斷擴大自身影響力。伴隨著《我在故宮修文物》《國家寶藏》《如果國寶會說話》等紀錄片和綜藝節目的火爆,博物館開始走入大眾的視野,有越來越多的群體關注博物館,博物館也逐漸變為休閑生活的重要選擇之一。炎炎夏日戶外高溫,許多民眾會想到來博物館參觀,納涼避暑的同時一睹文物、參觀放松。

受影響的參觀體驗

而伴隨著大量觀眾在暑期的涌入,也帶來了館內參觀人數增多、排隊等候時間增長、不文明現象增多等問題。特別是其中一些觀眾只為納涼、不為參觀,出現了在展廳內席地而坐、躺倒休息的情況,不僅影響了展廳內的正常參觀秩序,也干擾了其他觀眾的參觀,變成被“嫌棄”的納涼族。

2018年7月,河南博物院志愿者團隊在官方微博配圖發布了一條言辭無奈的內容,希望大家日后到博物館不只是乘涼,還能夠學習參觀。在微博配圖里,展廳中有部分觀眾三五成群席地而坐,有些在聊天休息,有些關注點完全停留在手中的手機。此外,還有個別觀眾允許孩子直接躺倒在展廳內休息,全然不顧及到其他觀眾的參觀感受。而類似的現象在往年暑期的中國國家博物館當中也會出現,尤其是在大廳的臺階上總有大量的觀眾在此停留休息,其中不乏有許多觀眾只為單純納涼,影響了其他觀眾的正常參觀。

河南博物院志愿者團隊發布的微博

除了一些不文明行為之外,博物館“納涼族”被“嫌棄”的另外一個原因是納涼群體大量進入博物館,在客觀上造成了館內參觀人數增加,原本有限的資源需要分配給更多的觀眾、舒適的參觀環境無法保障。以陜西歷史博物館(以下簡稱“陜歷博”)為例,館舍面積65000平方米,展廳面積11000平方米,科學核定當前館址的最大承載量是每天12000人次,舒適參觀量為每天6000人次。但是,據了解陜歷博暑期館內日常參觀量高達15000人次,成倍增長的觀眾量,使得舒適參觀感無法保障。另一方面,參觀人數的增多、博物館限流等也拉長了觀眾排隊等候時間,許多觀眾不得不冒著高溫長時間等待。在這種情況下,單純以納涼為目的的觀眾顯得“不受歡迎”。

上海博物館門前排隊等候的觀眾(圖片來源于 視覺中國)

面對“納涼族”,宜疏不宜堵

1.展現更加包容的態度

博物館作為重要的公共文化服務機構,敞開大門免費開放就意味著會迎來不同類型、不同目的的觀眾前來參觀。博物館的公共服務屬性,也使得其本身沒有理由將任何一名正常前來參觀的普通觀眾拒之門外,不論是對研究者群體還是對 “納涼族”都應該一視同仁。適當的監督管理固然可以維持良好的參觀秩序,但是單純因為個別人的不文明參觀就拒絕所有觀眾到博物館休閑納涼也并不可取

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館今夏發出的納涼賞荷宣傳

近些年,隨著服務意識的增強,許多博物館也對夏季納涼這一現象表現出了更大的“包容性”。一些博物館主動將“避暑納涼”作為自己的宣傳語,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館曾打出“走進草堂,消夏納涼”歡迎觀眾到杜甫草堂參觀納涼、賞荷避暑。故宮博物院也曾經專門撰文,推薦宮中納涼好去處,為觀眾前來納涼參觀提供官方攻略。而南京博物院則特別推出“夏季展”,明確表示免費向所有市民開放、歡迎大家來此“文化納涼”。

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館曾發出“走進草堂,消夏納涼”宣傳

故宮博物院曾在微博發文,為觀眾提供納涼攻略

面對參觀人數增多、參觀體驗不佳這一問題,博物館方面也采取了更為積極的措施。以今夏為例,北京、上海、廣州、成都、西安、蘇州、武漢、天津等多地的博物館開始推行延時開放(相關鏈接:博物館夜場之“困”,如何另辟蹊徑開啟夜場新契機)。這些博物館或選擇周末休息日延長開放至夜間,或選擇在暑期常態化推遲閉館時間1小時以上,以期通過延長開放時間,緩解觀眾集中參觀帶來的壓力、優化觀眾參觀體驗、減少排隊時間,努力克服困難,為包括“納涼族”群體在內的所有觀眾創設更為舒適的參觀環境。

夜間開放的中國國家博物館

2.吸引“納涼族”成為關注者

除了以更為包容的態度對待“納涼族”群體外,更得當的相處方式,也能夠從一定程度上拉近“納涼族”與博物館的距離。如果能吸引偶然走進博物館的“納涼族”成為關注者甚至粉絲,那么對博物館來講也不失為一個自我宣傳、擴大影響力的好機會。尤其對一些希望在納涼的同時收獲別樣文化體驗的觀眾來說,輕松的文化活動能幫助他們親近博物館、渴望了解更多。

Lawn展覽現場放松體驗的觀眾(圖片來源于 National Building Museum)

美國國家建筑博物館就關注到了這樣一種可能性。每年夏季館方都會推出一個大型裝置藝術展,展覽主題貼近夏日生活,營造涼爽、輕松、休閑的氛圍,打造夏季街區派對的場所。而展覽地點就選擇在大廳之中,有足夠的面積供觀眾參觀、體驗、甚至休息。今夏設計推出的“草坪”(Lawn)主題就對“納涼族”群體表現出了極大的友好。

Lawn展覽現場隨意躺坐的觀眾(圖片來源于 National Building Museum)

展覽中特別設計巨大的草坪搭建在腳手架上,占據了整個博物館大廳。草坪上擺放有可供休息的座椅、坐墊,在休息區的核心位置專門設計了吊床,觀眾可以隨時隨地坐在草坪上放松休息、分享茶點。在草坪的頂部主辦方特別設置是一個腳手架塔,高度與館內三層樓高相當,為觀眾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視角,登上高塔可以欣賞到大廳、柱頂和排列在屋頂上的雕塑半身像。

Lawn展覽現場俯拍景象(圖片來源于 National Building Museum)

為了增強觀眾代入感,此次設計主辦方與專業音響設計工作室合作,在設計中融入了音頻元素:蟋蟀鳴叫聲、蜜蜂嗡嗡聲、割草機的聲響都被設計成背景音,吊床上安裝有隱藏的揚聲器,通過事先錄制好的美國著名說書人的聲音分享夏日記憶,營造輕松氛圍。整個展覽的展期從7月4日到9月2日,在此期間博物館的草坪上會舉辦包括電影之夜、瑜伽和冥想在內的各類夏季娛樂活動。專門開發的一款增強現實游戲,可供兒童和成年觀眾在館內追逐、收集和釋放螢火蟲。在此次的展覽中博物館一改往日的“嚴肅” ,觀眾可以在欣賞藝術的同時“名正言順”地躺倒放松、尋找往昔夏日回憶。

Lawn展覽現場隨意擺放的吊床(圖片來源于 National Building Museum)

結語

在當下,伴隨著傳播方式的日漸豐富,越來越多的人了解到博物館的存在,來博物館的目的也不再僅僅停留于學習知識,“逛”博物館、休閑放松日漸成為一種生活方式。而在天氣炎熱的夏季,可使用的免費公共空間有限造成許多人涌入博物館納涼消暑。一方面確實增加了博物館的運營維護壓力,但是另外一方面,觀眾愿意選擇博物館、走進博物館也為博物館帶來了更多可能,特別是對一些冷門、小眾的博物館來說更是難得的機會。下個夏天期待博物館“納涼族”能更加文明有序的參觀,也期待博物館能想到更多與“納涼族”共處的好方法。



圖片來源于網絡

編輯:Felis

作者:毅男#miyagi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資訊排行
第244期
當“博物館之夜”觸碰職業倫理,博物館應如何應對
近日,在微博上#與千年古尸同眠#這一話題引發熱議,博物館如何把握宣傳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館使命的同時尊重人的倫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館如何與“納涼族”和平相處
博物館出現“納涼族”,是疏還是堵?博物館用怎樣的態度又該與之相處?
2019-08-26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今晚生肖结果查询